湖州市双林镇镇西小学
您现在的位置:湖州市双林镇镇西小学 > 师生园地 > 教师风采 >

李子梅:六年丈夫背着上讲台(上)

  李子梅,39岁,小学高级教师,任教于偏僻的彭水联合乡中心校。集县级“优秀教师”、“优秀共产党员”等荣誉于一身的她,曾有三次机会走出大山,但都被她一一放弃。 

  2000年,李子梅双脚不幸患上进行性肌肉萎缩症,此时恰好带毕业班的她为了学生,多次延误治疗,结果落下双腿病残。但性格好强的她坚持让老公背她上讲台,且这一背就是整整6年。即便如此,她班上的学生成绩在全乡同年级中仍年年排第一。 

  “让我离开学生,还不如让我去死……”面对乡、校领导多次好心相劝,李子梅说。 

  一上午 

  她被迫站着备课

  5日上午,记者从彭水出发,经2个多小时崎岖山路的颠簸,一个长约五百米的小乡场跃入眼帘,这就是彭水联合乡。 

  这个乡有如藏在大山腰,下是万丈深渊,上是耸入云霄的笔直山峰。李老师的家与联合乡中心校仅一条马路相隔,是一栋两层砖房,虽还算宽敞,但布置极其简单,堂屋内除一张掉漆的旧木桌和几根木板凳外再无它物。 

  李老师正倚在卧室书桌上写下学期的教案,书桌上摆满了书本和大堆各类药瓶。她身着劣质麻纱上衣和白色裤子,脸色白得吓人。因常年饱受病魔摧残,她的裤管里空荡荡的,双腿已干枯得像两根干柴棒,正极力支撑着与之很不相称的微胖上身,显得十分吃力,而又极度孱弱。“快进屋坐……”见记者前来,李老师立即招呼,声音柔弱无力,并好几次试图扶着墙壁,移动脚步去搬椅子,但终告失败。 

  她说,自从患病后,她的双腿肌肉日渐萎缩,目前已蔓延至膝盖上约五厘米处,已基本失去活动能力,站起来后就坐不下去,坐下去了就再也站不起来。每天上午吃完早饭,丈夫就将她抱起来放在一个地方,她在那里呆一上午,丈夫中午回家帮她换一个姿势,再呆一个下午。 

  前段时间,李子梅因养病耽误了赚钱的行业不少时间,学校再过二十多天就开学,现在她成天呆在家里写下学期的教案,安排教学计划。为多活动双脚以及能拿得到书架上的书,她就采用站姿。一上午下来,她要站好几个小时,有时甚至一站就是五六个小时。 

  “站这么长时间,你受得了吗?” 

  “双脚都已麻木,基本上没有什么感觉,站与坐区别不大,也不觉得有啥子。”李子梅淡淡地说。 

  六年了 

  丈夫背她上讲台 

  “丈夫背我上讲台已六年了。”李子梅回忆说,2000年,因患进行性肌肉萎缩症,她的双腿由疲软逐渐到失去活动功能,从家里到教室不足300米,仅需穿过网赚博客一条宽约10米的马路,爬160多级台阶,以前只需花上几分钟就能走完全程,那时却要走一两个小时,还经常无缘无故地摔倒。有一天,天下着雨,她独自回家,下台阶时不慎滑倒,从十多级台阶上摔下,一身的泥水,丈夫闻讯赶到将她抱回家,才发现她头摔了鸡蛋大一个肿包,夫妻俩伤心地抱头大哭。 

  “老公,上天为啥对我如此不公平,我一辈子都不想离开讲台。”李子梅痛苦地说。 

  “老婆,只要你愿意,我就一辈子背你上讲台。”李子梅的丈夫高铜强,身高1.82米,魁梧壮实,任联合乡中心校办公室主任。听了老婆一席话,从未落泪的他不禁泪如雨下。 

  至此,每天早晨6点多钟,高铜强起床,先帮妻子穿衣、洗漱,然后生火煮饭。吃完早餐,就背着妻子到学校上课;课后则将妻子背到自己的办公室;下午放学,又背着妻子回家。6年了,除了学校放假,不论刮风下雨、严寒酷暑,高铜强从未间断过。 

  “刚开始我们还有点不适应。”高铜强称,起初,妻子还有点怕羞,把脸埋在他背上不敢抬头;而他在背妻子上厕所时,一个人站在女厕所外面,也觉得有点怪。后来,他俩渐渐习惯,很多人都将两人看着敬业和恩爱的典范。


栏目导航

月度排行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湖州市双林镇镇西小学 版权所有 All Right Reserved
浙ICP备13010691号-1